首页 > 财经

南方多个经济大省电力吃紧 国家发改委回应了
2020-12-18 20:50:03

(原标题:国家发改委:确保电力供应总体平稳有序)

【国家发改委:确保电力供应总体平稳有序】近期湖南、江西电力供应偏紧,浙江也出现限制用电情况。国家发改委17日回应称,工业生产高速增长和低温寒流叠加导致电力需求超预期高速增长。目前为止电力供应保持平稳有序,居民生活用电未受影响。国家发改委已会同相关部门企业,采取措施切实保障电力需求,确保电力供应总体平稳有序。

胡锡进:南方部分城市限电是因打击澳洲对华煤炭出口所致?纯属胡扯

义乌市的路灯关了,当地有解释说,不是全关,而是主干道单边关,有些小路双边关,但不管怎么说,这对现代城市来说还是极其罕见的,反映了义乌当前限电的严厉程度。

关于原因,老胡听到两种。一种是响应节能减排,可能是到年底了,需要完成指标。另一种说法就是临时性电力供应不足。我个人猜,也有可能是综合原因。

南方出现电力吃紧现象 国家发改委回应了

▲12月份义乌市工业用电停电计划表截图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带给公众的象征性感受的确挺强烈的,它让人看到了中国在能源问题上的综合纠结。我相信义乌很不愿意这样做,它对城市形象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但它还是这样做了,一定有其难处。我想对这座城市说,外界、包括互联网上的意见还在其次,请多征求城市居民的意见,如果但凡还有别的办法,请尽早替代关路灯。

义乌关路灯反映了中国这个超大社会和经济体的管理难度。中国的整体发电能力不存在问题,但有节能减排的国际义务压着,有发电用电经济上的利益取向牵引着,还有用电高峰一些时候的反常性变化干扰,有时可能就是会共同搞出局部和临时看上去不该发生甚至“不合情理”的事情。

老胡主张,义乌拉哪个地方的电闸,还是要该市自己决定,外界的意见只能做参考。中国的电力供应出现了局部和季节性的不协调,这一点大家都看到了,有待国家在更大范围进行调整。少出现甚至不出现这种情况,人们的这一希望是合理的,值得国家相关部门付出努力尽量做出保障。

南方出现电力吃紧现象 国家发改委回应了

▲来源:长沙市发改委

对于南方一些城市近来出现限电,老胡觉得有几点值得指出:

一是这是短期情况。

二是中国的整体发电能力很强,中国的发电总装机容量远居世界第一,而且已经过了发电能力跟不上经济发展速度的时期。

三是用电规模太大,又有节能减排的总要求和发电经济效益的压力,在全国协调好这些因素很不容易,有时就可能出现局部和短期的问题。

第四要特别强调一点,说这是打击澳大利亚对华煤炭出口导致的供电短缺,纯属胡扯。从澳大利亚煤炭进口的煤炭以焦煤为主,中国的电煤资源很丰富,问题在于开采和运输的组织,澳大利亚方向的进口即使有调整,那点波动对全国供电形势的影响也微乎其微。对澳政策打了我们自己,这种说法是境外势力和国内一些人的恶意杜撰。

南方的冬天很冷,中国的能源供应一定要考虑南方民众冬天需要取暖这一越来越强烈的新需求。这是人权,要把它对西方世界讲清楚,让他们理解中国节能减排的难度。

多个经济大省再现“拉闸限电”,到底发生了什么?

南方出现电力吃紧现象 国家发改委回应了

这两天,在一场寒潮后,国内一些地方因为电力供应压力而采取限电措施,引发广泛关注。

如浙江方面发通知要求,省级各有关单位办公区域在气温达到3℃以下(含3℃)时方可开启空调等取暖设备,且设置温度不得超过16℃。

湖南方面日前同样提到,“今冬明春电力供应存在较大缺口已成定局”,所以将采取错峰、避峰、轮休、让电、负控限电等措施,缓解电力紧缺的问题。其中长沙发改委日前发出有序用电倡议,要求全市所有空调一律控制在20℃以下,不使用电炉、电烤炉等高耗能电器。

在长沙,出现供电不足导致停电,因为没有电梯,有的市民被迫爬30楼上班。

供需不匹配导致电力紧张是重要原因

3℃以下不能开空调、空调一律控制在20℃以下,将节能限电工作,细化到具体的空调温度层面,在以往并不多见。

在长沙的倡议中,不仅要求工商企业要服从调度,还要求广大居民积极配合,对超负荷用电的住户实施短时间内限制供电。这些相当细化的措施,从侧面反映出,今年年底的电力供应确实是出现了异常紧张的局面。

其实不只是浙江和湖南,像江西、内蒙古等地区,同样出现了电力短缺的问题。那么,为何会出现如此大面积的短缺现象?

电力供应紧张,首先往往和时节、天气息息相关。

一般来说,一年之中的用电高峰往往集中在夏天和冬天。今年夏天,因为用电负荷突破电网极限,湖南就对部分工业用户进行了有序用电的错峰调节。今年冬天,普遍入冬早、降温快,取暖需求增大,无疑会加剧用电紧张。

另一方面,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普遍停工停产,等到下半年经济复苏,尤其是年底,一些企业堆积了不少业绩任务,年底冲量也会加大用电需求。比如发改委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全社会11月份用电量同比增长9.4%,和经济形势的快速回暖形成了呼应。

当然,对这些地区来说,推出限电措施,一个更直接的因素是,目前国内的电力生产以煤电为主,但因为产业升级、生态环保以及化解过剩产能的因素,煤炭消费总量又有着严格的减量控制,煤炭行业也成为去产能的重要领域。

南方出现电力吃紧现象 国家发改委回应了

▲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如2019年的《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就对各地的煤炭消费总量,设定了严格的减量指标,其中浙江到2020年消费总量要下降5%左右。

而今年印发的《关于做好2020年重点领域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通知》则提出,2020年底全国煤电装机规模控制在11亿千瓦以内。

煤炭行业去产能,一批“散乱小”的煤矿关停,自然影响到了煤炭的供应,包括电煤。

此外,由于贸易环境变化,11月的煤炭进口出现了大幅下滑。同时,煤炭消费总量的控制,燃煤电厂的煤炭用量同样会受到限制,不少落后的煤电机组近几年都淘汰了。

国网湖南电力副总经理张孝军近期称,受各方面综合影响,今冬湖南省现有电源装机容量可能无法实现满负荷发电。此外,11月30日,湖南全省电煤库存同比下降18.5%,后期北方地区供煤紧张、春运运力受限,电煤储运形势不容乐观。

和湖南一样因为发电能力滞后,而面临限电风险的还有江西和陕西省。

实际上对比煤炭产能、发电量和用电量的增长,可以发现它们的增速并不匹配。

比如今年11月份,全国生产原煤3.5亿吨,同比增长1.5%,而火电发电量增长6.6%,两项增速都要低于9.4%的用电量增长,供需不匹配导致电力紧张,也就不难理解。

“十三五”能源“双控”压力或许也是原因

在相关公布的通知中,还可以发现一个细节,例如某地涉及到空调温度的相关限电措施,执行时限是本年度年底(12月31日),而非整个冬季。

这有可能是因为,今年是“十三五”的最后一年,按照规划的控制目标,年底煤炭用量“余额不足”,能源“双控”面临着年终大考的压力。

前两年,发改委会对各省(区、市)能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的完成情况进行考核,并对外公布考核结果,近两年来未见有公布。但“双控”考核的压力无疑还是存在的。

以浙江为例,在《浙江省进一步加强能源“双控”推动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2019-2020年)》中就明确,到2020年,累计腾出用能空间600万吨标准煤以上;完成“十三五”能源“双控”和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目标任务,其中煤炭消费总量比2019年下降5%以上、控制在1.31亿吨以内。

因此,“十三五”能源“双控”的压力,或许也是一些地方在年底限电的原因。

而且,能源“双控”是为了推广清洁能源,实现能源消费升级,但清洁能源的推广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它有着技术门槛和成本限制。

比如日前举行的湖南电力迎峰度冬动员暨防冻融冰视频会议就提到,一方面是用电负荷的持续上涨,以长株潭地区为例,“十三五”期间用电负荷年均增速达10%以上,然而电源装机容量几乎不变;另一方面,在火电因为电煤供应缺口而受限的同时,太阳能、风电、水电等发电形式,又无法做到稳定持续供应,形成有效的补充。

《湖南日报》报道,为保证水电持续发电能力,湖南省最大水电运营企业五凌电力水位均需尽量实现高水位控制,日发电量一般需控制在0.75亿千瓦时以下,而风电、光伏发电等不稳定,都难以支撑湖南电网长时间高负荷运行。

用电负荷持续上涨,然而火电产能没有增量,清洁能源又无法跟上,这无疑也会影响到电力的稳定供应。

能源供应和需求存在巨大的空间错位

当然,前面提到的这些背景,在全国很多地方都适用,之所以是浙江、湖南等地,电力供应出现严重的紧缺,它们自身的电煤自给率不足也是重要原因。

作为主要发电燃料的煤炭,产能高度集中在少数省份。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山西、陕西、内蒙古、新疆四个省区的原煤产量,占全国的比例超过七成。

南方出现电力吃紧现象 国家发改委回应了

▲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用电量向来是经济运行的风向标。经济较为发达的沿海地区,包括湖南这样的GDP十强大省,工业发达,用电量大,对电煤的需求量高。但它们并非重要的能源产地,本土并没有多少煤炭资源可供开采,像湖南八成以上的电煤需要通过外运。

以煤炭为代表的能源供应,和能源需求存在着巨大的空间错位。中国几项大的战略工程,如西电东送、北煤南运等,正是为了解决这种错位问题。

但在电煤自主率较低的前提下,不管是从外地调电,还是调煤到本地发电,成本都不低。就前者而言,远距离、大容量输电对技术的要求较高,且中途还会有不小的损耗。至于长距离运煤,还容易受天气影响,尤其是进入冬季的冰雪天气。

而在煤炭去产能和消费总量控制的背景下,这些高度依靠“外煤”的省市,无疑面临着更大的电煤供应压力,传导到下端的发电环节,自然也会影响电力的供应。

所以,综合来看,部分地区出现缺电现象,是多重因素叠加的结果。既有天气变冷的自然因素,也有疫情之后企业年底满工满产赶单交货的背景,当然,它也是产业转型、能源领域消费升级压力下,部分经济大省电煤供应缺口的一种集中呈现。

对个人用户的干预作用有限

总体来说,推广可替代的清洁能源,降低煤炭在能源消费中的占比,是未来经济转型的大方向。

一些地区通过限电来“减煤”,缓解供电紧张,可能的确有突击的成分在,但降低煤炭消费的路径依赖,培养节能意识,确实要有细化到具体指标的决心。

当然也得看到,一方面,对用电的限制,更应该聚焦公共机构,对个人用户的干预作用毕竟有限。

另一方面,疫情以来,经济好不容易回暖,要警惕指标层层拆解,压力传导到基层,简单粗暴的拉闸限电,对抗风险能力弱的中小企业造成伤害。



Copyright (c)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依据国家《互联网管理规定》,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内容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